<code id='th858'><strong id='th85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fieldset id='th858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i id='th858'><div id='th858'><ins id='th85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th858'><em id='th858'></em><td id='th858'><div id='th85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h858'><big id='th858'><big id='th858'></big><legend id='th85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ins id='th858'></ins>
          <span id='th858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th858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th858'></dl>
          1. <tr id='th858'><strong id='th858'></strong><small id='th858'></small><button id='th858'></button><li id='th858'><noscript id='th858'><big id='th858'></big><dt id='th85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h858'><table id='th858'><blockquote id='th858'><tbody id='th85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h858'></u><kbd id='th858'><kbd id='th858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聰明的媳婦(一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淮陽王睡得正香,有下人匆匆來報:“王爺不好瞭,天字號寶庫失竊瞭!”淮陽王一下子清醒瞭,他最喜歡搜羅奇珍異玩,都收藏在天字號寶庫裡,現在寶庫失竊,那不是要瞭他的命嗎?淮陽王吩咐下人:“讓庫官劉安來見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庫官傳到,卻不是劉安,而是他的副手張成。張成戰戰兢兢地把失物清單呈上來,淮陽王越看越生氣,從最值錢的古玉珍玩到三文錢一個的銅門把,這幫賊什麼都偷!淮陽王問張成:“劉安去瞭哪裡?”張成低頭稟道:“昨晚子時,他,他回傢瞭。”這下子淮陽王算找到出氣口瞭,擅離職守啊!“來人,給我把劉安抓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盞茶時間,劉安被押來瞭。他跪在地上央告說,媳婦懷孕,昨晚肚子疼得厲害,他以為要早產,這才跑回去。結果媳婦沒事,寶庫倒出事瞭。

              氣頭上的淮陽王哪聽得進去這個,馬上吩咐,重打八十軍棍!八十軍棍可不是玩的,就是武松再世,也得去半條命。這時候,一個大肚媳婦進瞭大堂:“王爺手下留情,民婦有話說。”正是劉安的媳婦。她見丈夫被綁,從傢裡一路追來。王爺很不高興:“你有何話說?”劉安媳婦不慌不忙:“民婦戚氏,是淮陽城老捕頭戚鐵之女,自小會些偵緝手法,願助王爺尋找失物,為丈夫贖罪。”

              戚捕頭可是本城的名人,一生破案無數。淮陽王點頭:“就給你三天時間。”戚氏答道:“我隻要一天就夠瞭,可是您要緊閉城門,現在還是寅時末,卯時初,城門沒有開,這樣偷寶賊還在城內。”淮陽王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有王爺口諭,戚氏就負責全權破案瞭。她先勘查瞭被盜的寶庫,在角落裡發現瞭一個黃銅煙嘴,她拾起來裝進兜裡。然後,她要過失物清單,對照著寫瞭懸賞佈告,頭一樣,就是被譽為寶中之寶的紫玉雕龍。

              佈告貼出後,戚氏帶著幾十位王府傢人作老百姓打扮,到瞭背河街,分頭住進街上的七傢客棧,囑咐他們凡是有爭吵廝打的,一律悄悄押進王府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下午,兩撥打架的就被押進來瞭。一撥是本地人,戚氏讓暫且押到一旁,另一撥是江浙一帶的四個鹽販子,戚氏細細審問。鹽販子們稟報,說是因為賭錢才吵瞭起來。戚氏伸手從兜裡掏出銅煙嘴說:“賭錢我不管,你們昨夜去瞭哪裡?這個銅煙嘴是你們的吧,怎會掉在王府的寶庫裡?”

              四個人立刻叫起屈來,說昨夜一直在賭錢,這個煙嘴是江浙一帶用的不假,不過不是他們的。戚氏沒有再往下問,她帶人到瞭這四人的房間,打開後門,隻見一條小河橫在臺階下,就命人下瞭河,不多時拽上一個防水的鹽袋子來,打開一看,正是寶庫丟失的珠寶。

              淮陽王問戚氏是怎麼破案的,戚氏笑道:“寶庫裡的銅煙嘴,是江浙一帶私鹽販子用的,他們一向住在背河街的客棧。住這裡是有原因的,後門有河,可以把私鹽的袋子藏在水下,遇有抓捕又隨時能泅水逃跑。鎖定范圍就好辦瞭,這夥賊人什麼東西都偷,顯然是一幫臨時起意的烏合之眾,可對其使用攻心計。”“攻心計?”戚氏道:“我在懸賞佈告上寫瞭一樣根本沒丟失的紫玉雕龍,這幫人肯定懷疑同夥私吞,為此爭吵打架,咱們就有瞭目標。而水下藏鹽是他們的慣技,自然也會用這個方法藏寶。”

              事已至此,鹽販子隻得招供。昨晚他們在賭場輸瞭錢,回客棧的路上,看見看守寶庫的隻有張成一個,而且呼呼大睡,鑰匙就掛在他腰間。於是偷瞭鑰匙潛入,見什麼拿什麼。沒想到白天出不瞭城,他們隻好窩在客棧裡對著懸賞佈告計算收獲,沒想到缺瞭一樣最值錢的紫玉雕龍。四個人互相猜疑,結果就吵鬧起來,被抓瞭個正著。

              淮陽王聽著好生佩服,真是虎父無犬女啊!他高興地一揮手:“既然寶物找到,劉安的八十軍棍減為二十軍棍,以儆效尤!”戚氏聽瞭一咧嘴,二十軍棍下去,也得半個月下不瞭床啊。她連忙說:“且慢,我這個破案方法其實不是臨時想出來的,而是因為傢裡的一件事,王爺您想知道嗎?”淮陽王的好奇心被勾起來瞭,就問什麼事。戚氏說:“您幹脆來我傢一趟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寶物失而復得,淮陽王心情好,就奔瞭劉安傢裡。一進院門,見兩個半大孩子過來問安。王爺越看越喜歡,誇這倆孩子懂規矩。戚氏說:“您別看他們現在規矩,以前淘氣著呢,都是用瞭那攻心之計。前年臘月二十二,我上午買瞭祭灶王爺的麻糖,晚上就被他們偷吃瞭,還互相作證說沒吃。我怕他們養成偷竊的毛病,我父親剛好在,說他有辦法,對倆孩子說:‘你們偷瞭過年的栗子就罷瞭,還吃瞭灶王爺的麻糖不承認,我們這就問灶王爺去,看看是誰幹的。’哈哈,我們前腳出房門,他們後腳就為栗子打起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淮陽王也笑瞭:“栗子肯定沒有被偷吧?連大人都上當,小孩子怎麼能識破。”

              戚氏繼續說道:“當時我想打他們,我父親說,眼看快到臘月二十三子時瞭,沒麻糖祭灶怎麼行,不如罰他們去買麻糖吧。倆孩子還真膽大,黑咕隆咚就上街瞭,其實我父親在後面跟著呢,就是鍛煉他們的膽量。可是店鋪關瞭,倆孩子空手回來,眼看子時越來越近,我這個愁啊,拿什麼來供灶王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淮陽王看見戚氏一臉為難,就說:“那就天亮瞭再買麻糖吧,今天免供。”戚氏撲通就跪下瞭:“多謝王爺。”淮陽王不解:“你謝我什麼?”戚氏說:“您剛才不是說免棍嗎?我丈夫的二十軍棍不用挨瞭。”原來,淮北一帶的方言,“棍”與“供”的發音差不多。王爺哭笑不得:“我是說你傢裡的,不是府衙裡的!”“對啊,我丈夫就是我傢裡的。”淮陽王苦笑,免就免瞭吧,誰叫劉安祖墳上冒青煙,娶瞭這麼聰明的媳婦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