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'aibi7'></dl>

    1. <span id='aibi7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aibi7'><strong id='aibi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aibi7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aibi7'><em id='aibi7'></em><td id='aibi7'><div id='aibi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ibi7'><big id='aibi7'><big id='aibi7'></big><legend id='aibi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aibi7'></ins>
            <i id='aibi7'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aibi7'><div id='aibi7'><ins id='aibi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2. <tr id='aibi7'><strong id='aibi7'></strong><small id='aibi7'></small><button id='aibi7'></button><li id='aibi7'><noscript id='aibi7'><big id='aibi7'></big><dt id='aibi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ibi7'><table id='aibi7'><blockquote id='aibi7'><tbody id='aibi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ibi7'></u><kbd id='aibi7'><kbd id='aibi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鹿仙女除惡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堯王和鹿仙女成親後,相親相愛,教民農耕,馴獸養畜,天下五谷豐登,六畜興旺,人們的日子幸福和美。
              好日子總是很快,不知不覺就是幾年。
              這一年,天藍得沒有一絲遮掩,太陽亮得沒有一天閑歇。
              路上硬實的地皮幹崩瞭,起瞭浮土,踩上去塵飛灰揚;田裡濕潤的沃土幹透瞭,裂開縫隙,禾苗蔫軟瞭。這時候,人們想起好久沒有下雨瞭,不光今年春天沒有下雨,去年的冬天連白絨絨的雪花也沒見過。
              天旱瞭
              旱得真厲害,人們看見養生填肚子的禾苗蔫軟都慌瞭神,收不下谷糧以後吃什麼?這麼想的時候,其實已經遲瞭,威脅生命的事情已經迫在眉睫,可是,人們像沒有註意去冬無雪一樣也沒有註意到這件事情。
              人們註意到的時候,是澇河幹瞭,住在兩岸的人隻好手提肩挑去汾河裡打水。
              汾河水小多瞭,而且天天見小,不幾天成瞭一條葛藤般的細流,陶罐下去連水也舀不滿瞭。眾人隻好在河底掏一個坑,在坑中打水,勉強掙紮瞭幾天,汾河也枯幹瞭,斷流瞭。
              現在惟一可以打水的隻有平湖瞭。雖然路途遠些,總算還能打上一點水,平湖成瞭救命湖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平湖的水下去瞭將近一半,是早晨打水時發現的,人們好不奇怪,昨天打水時水還滿盈盈的,怎麼隔瞭一個夜晚就減少這麼多
              平湖長老無法安然入睡瞭,夜裡悄悄守候在湖邊觀察動靜。半夜子時,西北方刮來一股厲風,風卷著砂石打得地上"沙沙"發響。響聲正緊,湖邊出現瞭一個龐然怪物,那怪物搖搖擺擺落在岸旁,細看,原來是一條巨蟒。隻見它一伸頭進入水中,湖水咕咕咚咚冒泡,轉眼間下去瞭一半。是這妖怪作惡呀!長老連忙喊醒村人,罐罐、棍棍亂敲一氣,巨蟒驚動瞭,冒出水面,刮一陣風,逃走瞭。
              堯王在都城平陽聽到瞭這消息。大年過後,他一直在南方巡視,那裡草盛苗稀,教民播種是件大事。他從久晴無雨感受到天氣異常,晝夜兼程,趕回國都,萬萬沒有料到會旱到田裂禾枯,河斷水幹,更沒料到惡蟒居然也會趁機作亂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這惡蟒不是別個,正是那年在姑射山要吞掉堯王的那廝。那日張口如盆,眼看堯王就要成為腹中美食瞭,不想美夢被鹿仙女攪亂,沒有吃瞭堯王還差點被她剝皮抽筋,連性命也丟掉。從那時起,惡蟒潛回山窩,晝伏夜出,養精蓄銳,修煉得體肥功強。天下大旱讓它喜出望外,報仇雪恨的時機到瞭。
              惡蟒盤算,它口吞池水,愛民如子的堯王必然會來,隻要他來,定叫他有來無回。
              惡蟒想對瞭。堯王果然來瞭,而且回到平陽的當天晚上,就帶著奔波的風塵匆匆趕來瞭。他和村裡人伏在湖邊,靜待惡蟒到來,準備同心協力捉拿妖魔。
              惡蟒想錯瞭,鹿仙女也相隨來瞭。它以為在姑射山救瞭堯王她就會返回天宮,哪裡知道她竟然和堯王結成夫妻,寸步不離地輔佐堯王,使堯王多次脫險,逢兇化吉。
              時至午夜,刮過一股厲風,湖邊飛沙走石,惡蟒大搖大擺地來瞭。環湖繞行一圈,沒見堯王蹤影,它便又跳進湖中飲水。此時,堯王大喝一聲,眾人一起擁到湖邊,擋住惡蟒去路。
              其實不用阻擋惡蟒也走不瞭,隨著堯王的喊聲,鹿仙女飛上空中,跳到湖裡,已騎在瞭惡蟒的脖頸上。不用說,雙手已重重扼住瞭那妖魔的喉嚨。如果下手猛些,就會瞭斷惡蟒的性命。
              但是,鹿仙女心腸仁善,隻捏斷它一隻利爪,嚇得惡蟒一個勁求饒:"再不敢坑害堯王子民瞭。"
              鹿仙女一抬腿,跳到岸上,惡蟒戰戰兢兢溜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