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3is7z'><em id='3is7z'></em><td id='3is7z'><div id='3is7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is7z'><big id='3is7z'><big id='3is7z'></big><legend id='3is7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tr id='3is7z'><strong id='3is7z'></strong><small id='3is7z'></small><button id='3is7z'></button><li id='3is7z'><noscript id='3is7z'><big id='3is7z'></big><dt id='3is7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is7z'><table id='3is7z'><blockquote id='3is7z'><tbody id='3is7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is7z'></u><kbd id='3is7z'><kbd id='3is7z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3is7z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3is7z'><div id='3is7z'><ins id='3is7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dl id='3is7z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3is7z'><strong id='3is7z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3is7z'></i>

      1. <span id='3is7z'></span>
            <ins id='3is7z'></ins>

            開在冬天裡的白棉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  白棉花並不是花,這是我所知道的。

              可整個一個冬天,我都是在那簇白棉花慘痛痛的白光中長大的。白棉花熠熠的白光似乎也就成為孩子堆中我的標記。

              爹剛給我買的滑雪衫,今年可流行哩。他爹當隊長的山根站在村口不無炫耀地對我們說。

              我摸摸,我摸摸。一群好奇的小手紛紛伸向瞭山根。

              真滑溜,真好看哩。

              暖和嗎?

              那當然!山根一臉的神氣活現。

              沒過兩天,傢裡開代銷店的大永也穿上瞭件新棉襖趾高氣揚地出現在我們中間。

              山根,滑雪衫還真是暖和哩。

              我跟其他的孩子也都一窩蜂地跑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  娘正在鍋灶前一針一線地納著鞋底,一針一個眼,一拽一條線。

              娘,人傢都穿滑雪衫過冬哩。我小聲嘟囔著,我也想讓娘給我買滑雪衫襖子穿。

              你身上的棉襖不是好好的嗎?

              可我就是想要穿滑雪衫嗎。我不無撒嬌地沖娘說道。

              那你去牛屋問你爹要去。娘和風細雨似的說。

              爹在我傢的牛屋正用稻草秸桿編做過冬穿的草窩底鞋。

              啥,滑雪衫?你的棉襖又不是不可以穿。爹有點不耐煩,更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我憚怕爹,所以隻好又乖乖地走到娘跟前鬧。

              你和爹為什麼都不給我買滑雪衫,難道我不是你們親生養的!我大聲嚷著。

              娘聽瞭,笑著說,你是誰生養的,那你就去找誰要去好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哭鬧終還是把好犯牛脾氣的爹引來瞭。頃刻間,我的臉上就被爹狠狠地扇瞭兩記耳光。

              我哭跑著離開瞭傢門。

              站在我傢門前的那條小河流的岸邊,朔風勁吹,我的心在流淚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爹手持一根荊條兇神惡剎般的又追攆瞭過來,娘也緊跟其後。

              爹高高揚起那根呼呼帶響的荊條見我就抽打起來,我被娘給擋住瞭。於是娘的手上便落下瞭幾道重重的荊條印痕。

              我哭瞭,娘也跟著我哭瞭。

              娘便跟爹吵將起來:

              有能耐別沖我們娘倆,有本事你就去給娃買滑雪衫襖子去!

              爹這下在一旁孱弱地不說話瞭。爹是老實頭,這在小村都是知道的,可就是打起我跟娘來卻厲害得狠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回傢,娘做好瞭晚飯,也陪著我並不吃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娘就喊我趕緊起來吃飯,吃飽飯好去上學。娘還語重心長地摸著我的頭直掉眼淚珠子說,娃,好好念書,啊!

              我一口氣吃下兩大碗熱乎乎的白薯稀飯,氣呼呼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學校好多同學都已穿上瞭滑雪衫,紅黃藍綠,一片七彩的童年。我沒有,我落落寡合地行走在他們的身邊。我的心像落雞湯一樣的沮喪。

              體育課上,別的同學都舍不得穿新買的滑雪衫運動,就我拼瞭命似的拍打著小學校那個唯一的一個破皮球。我的心情在發泄中舒暢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  可就在我彎腰撿球的一剎那,操場上那副破鐵籃球架上的刺條“撲哧”一聲刮破瞭我的棉襖。瞬間在我的肩頭便開出瞭一簇像雪一樣白的白棉花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氣憤地將整團棉花絮都往外拽,我想讓我肩頭的白棉花開得更旺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放學回傢娘見瞭,就一針一線地替我縫補好瞭撕破的洞口。

              可第二天,我又故意把針線口給撕開瞭,我就一個想法:我想讓肩頭的那團白棉花在陽光下盛怒綻放……

              於是整個一個冬天,我都在那團白棉花毒蛇一樣的白光中成長。白棉花那熠熠生輝的白也便成瞭孩子堆中我的標記。

              年底的一天,我拿著小學校發的成績單上的兩個紅彤彤的100分給爹和娘看。

              爹笑瞭,娘卻又哭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我12歲,身穿著那件盛開著白棉花的棉襖,我在寒風竦竦中昂首邁步走向學校和人群。可直到現在我的心還是那麼慘痛痛的白。